欢迎访问中国民主同盟雅安市委员会网站!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盟史资料 >> 正文

张正江是“民盟”的革命同志

 【发布日期:2021-11-17】 【字号: 】 【关闭此页

作者简介:李雅松,“民协”成员、中共党员,曾任西康省保安第三团第三营第8连政治指导员、人民解放军六十二军教导总队第八中队副政治指导员。回忆文章收录西康中共地下党斗争历程的回忆录《黎明前的战斗》一书,20037月初在雅安市印行。

 

    1951年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中,民盟盟员张正江同志,据说因他“当过国民党的雅安县中里乡乡长,欺压乡民,鱼肉百姓,且有两条命案”而被镇压——枪毙了!

    这是一起错案、冤案。在文革后期,经其亲属(子女)多次申诉,中共雅安地委经过详细调查研究,反复审查核实后予以平反。这是合情合理的,符合党的“有错必纠”政策的,这起冤案也就算是了结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想借中共雅安市委党史研究室编辑党史资料之机,借一点篇幅,写此短文,就我亲耳所闻,亲眼所见的事实,再一次作一些澄清,以还死者一个清白,聊表对正江同志的追悼缅怀之情,并对其亲属以诚挚慰问。

    就我耳闻目睹的事实,以下几点应予澄清:

    第一、关于他当中里乡乡长问题

    张正江本是雅安县中里乡人,中国民主同盟盟员。他从四川大学政治系毕业后,回到雅安,在县政府民政部门工作。之后又回中里乡当国民党中里乡的乡长,这是事实。但是,这不是他本人的意愿,而是当时民盟西康省和雅安地区组织,为了抓地方武装,为了掩护中共党员、民盟盟员和其他革命人士,躲避国民党特务的追捕,并能在雅安县中里地区继续开展革命工作,而对张正江作了许多教育说服工作后,派他回本乡去争夺这个职位的。他勉为其难,服从了民盟组织的安排,身负重任,回本乡担任了这个反动职务。这件事,当时在雅安县政府工作的民盟负责人张声明同志可以证明。

    之后,他履行了对民盟组织的承诺,确实利用其“乡长”的职权掩护了中共党员(如)、民盟盟员(如郭景泰)和其他革命人士(如蒋增瑞)和我(我当时是“民协”会员,同年(应为1949年——编者注)12月9日由中共雅安地下党负责人高国兴、朱平同志介绍加入共产党)在雅安地区开展策反国民党二十四军和西康省保安第三团的革命工作。

    第二、关于两条人命的问题

这不是张正江所为,而是中里乡的袍哥舵把子胥儒纯父子为报历年械斗之仇,借机“反水”而造成的血案。其经过详情是我和同志亲眼目睹的。其具体过程是:民盟西康省和雅安地区组织为了抓地方武装而将西康省保安司令部所属的雅安县保安大队(后改编为保安三团)的大队长(改编后为保安三团团长)王德全吸收入民盟,要他出面抓雅安地区的地方武装。王便拟将这些地方武装组织成“三新自卫团”,随二十四军一起起义,以堵截国民党胡宗南的溃军。因此派了其下属的一个中队(队长夏福群)驻在中里乡,并要他同张正江一起抓中里乡地区的地方武装。而中里乡地方势力中的杨、胥两姓的力量较大,且多年来因争地盘屡生械斗,互有伤亡,成为世仇。张正江同夏福群商议:要抓中里地区的地方武装,首先必须做好这两姓的工作,使之和解,再团结其他力量,一同参加王德全的“三新自卫团”,随二十四军起义,跟着共产党干革命。

当年(应为1949年——编者注)12月2日,是胥儒纯之父的生日,张正江便借机邀约了杨姓主要成员中的杨定彦兄弟二人于3日上午至胥家进行和解谈判。当时,我和同志也在场。杨氏兄弟也应邀于该日上午来到胥家。双方在张正江主持下进行了认真谈判,达成了三项协议:一是两姓从此抛弃前嫌,重新和好,再不搞械斗了,以免扰乱乡邻;二是共同参加王德全组织的“三新自卫团”;三是按“三新自卫团”的宗旨,随二十四军一同起义,跟着共产党干革命。

    双方商定协议后,又稍闲谈了一会儿,时近中午,杨氏兄弟起身告辞,胥儒纯留他们共进午餐,杨氏兄弟以尚有家事待办辞谢。胥、张起身送杨氏兄弟出门。当胥、张二人刚返身回屋,即听到屋外不远处枪声响起,原来是胥家父子“反水”,胥父(其名已忘)唆使其兄弟伙多人,持枪追击杨氏兄弟,利用此机会以报以往械斗之仇。杨氏兄弟寡不敌众,被胥家兄弟伙击毙于屋外约200米的田间。

    张正江当时惊慌失措,担心事态扩大,立即让我和俞稺夫同志即刻返回雅安,向王德全报告此事,并要王立即派人来中里处理这一血案。

    综合上述情况看来,可见此二人的命案决非张正江所为。而后来镇反中,杨姓人将此二人命案说成是张正江的“阴谋”,这确属冤枉。

    第三、“欺压乡民”、“鱼肉百姓”问题

    据我和同志在中里乡一月多时间,经过调查和所见所闻,此事亦非事实。具体地讲:为张正江背枪护驾的人,多是其族人和佃户。据他们所说:张为人和处理一些公务,还是较清廉公正的,谈不到有什么贪污受贿,欺压群众的言行。其对佃户和乡丁,一般也都能秉公办事,除按约定收租外,并无什么敲诈勒索事情。从中里乡场镇的群众反映看,虽未闻有歌功颂德之语,但亦未见真有前述“欺压乡民”、“鱼肉百姓”之情。就以我和俞稺夫同志去中里工作的过程看,当郭景泰(民盟盟员)按民盟组织指示,将我们带到中里,介绍给张正江时,他先是以礼相待,赓即将我们安排到中里乡小学居住,并以该校“新到教师”之名,协助该校校长杨××(其名已忘)开展教学工作,实际是开展宣传教育群众的革命活动。而我们的生活开支,则是由张本人支付。就这些情况分析来看,张正江决不是“欺压乡民”、“鱼肉百姓”之人。

    综合上述情况来看,我认为张正江确属中国民主同盟的忠诚盟员,是一位革命的好同志。党组织经过调查核实为他平反,还其清白之身,是合情合理的,是遵照“实事求是”精神,按照党的一贯政策办事的。正江同志可以安息矣!

    2003年4月10日脱稿于成都第三人民医院病室

                                                                    (原载《黎明前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