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民主同盟雅安市委员会网站!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盟史资料 >> 正文

刘、邓、潘起义大事记

 【发布日期:2021-11-17】 【字号: 】 【关闭此页

作者简介:  德, 曾任成都军区司令部直属某部副政治委员。《最后的抉择(彭县起义)》史料丛书主笔、主编。

 

一九三七年

8月,毛泽东主席派张曙时以中共中央特派员的名义回四川做秘密工作,同时派李一氓随张返川,建立共产党与刘湘的正式联系。一月之后,中共中央又派罗世文以中央代表身份来川与刘湘继续联系。

9月,毛泽东主席在延安召见张志和,听取其汇报川康一些将领的情况后,毛主席要张回四川做刘文辉等人的工作,一是要他们不要做蒋介石的忠实走狗,不要与共产党认真作对:二是要他们在国共战争中守中立;三是最好把他们拉到这边来共同革命。张志和遵照毛主席的指示,回川开展工作。

是年冬,八路军总部驻山西洪洞,邓锡侯率领出川抗日的第二十二集团军也驻此处。朱德总司令应邓邀请,多次给邓部团以上军官讲形势政策,讲游击战术。朱德总司令还送邓一匹战马。当时,邓急需军用地图,周恩来把在平型关缴获的日本军用地图送给邓,使邓大为感动。

 

一九三八年

夏季,中共中央代表董必武、林伯渠、陈绍禹(王明)由陕北去汉口参加国民参政会会议,路过成都,分别与刘、邓、潘会晤。董必武给他们讲了党的抗日救国方针,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以及如何团结地方力量坚持抗战,反对蒋介石妥协投降的主张。

4月,中共中央派吴玉章在汉口会晤刘文辉。吴玉章向刘阐

述中央“为动员一切力量,争取抗战胜利而斗争”的方针,指明抗日战争的前景。

周恩来通过刘文辉在汉口的联络人邹趣涛转告刘,希望他能够“变多宝为一宝”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做出贡献;同时,赠刘一套《新华日报》合订本和社论集,让他全面了解共产党的方针政策。

 

一九三九年

4月,周恩来在成都乔毅夫家和潘文华会晤,向潘分析了形势,希望他通过川康朋友自身的团结,去促进西南地方力量的团结,共同反对蒋介石消极抗日、压制民主、排斥异己的政策;并表示共产党在政治上将给予其支持。

6月,周恩来派唐午园到潘文华部任联络员,潘委唐为“阆中绥署”政治部副主任。翌年唐调重庆,周又派甘树人前来潘部,潘委以其中校秘书名义,继续担任联络。

夏,中共南方局派董必武、林伯渠、王若飞在重庆曾家岩会晤刘文辉、潘文华,同他们分析了国内形势,阐释了抗战必胜、妥协必败的道理。

是年,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在成都和邓锡侯会晤,向他讲了抗日战争的形式,阐明了抗战必胜的道理。

 

一九四一年

春,共产党员李相符、田一平和杨伯恺会同刘文辉和民主人士邓初民、马哲民等人,在成都成立“唯民社”,宗旨为“全民团结,坚持抗战,反对独裁,实行民主”;并办报刊,开设书店,推动民主运动。

3月,南方局派花岗以中共代表的身份,到雅安去做刘文辉的统战工作。

 

一九四二年

2月,经张志和引见,周恩来在重庆机房街吴宅会晤刘文辉,对刘说:“当前全国人民的要求是:坚持抗日,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而关键则在于坚持民主,反对独裁”。并表示“在反对蒋介石法西斯统治的斗争中,共产党愿意同国民党民主派合作,尤其希望西南地方的民主力量能同党密切联系,具体配合”。周恩来还说,“团结就是力量,须在国民党内部多做团结工作,通过川康朋友自身的团结,去促进西南地方民主力量的团结。”“团结是为了斗争。对蒋介石政府的一切反动政策措施,都须给予坚决反对和有效抵制。西南地方力量在现阶段有条件这样做,大胆行动起来,共产党愿意在政治上给予支持。”周恩来这次谈话,使刘明确了政治方向,增加了前进的力量。从此,刘文辉同共产党的关系,也就由一般的联系,进入到实际配合的阶段。

4月,周恩来在重庆曾家岩50号住所召见邹趣涛说:“我们请准党中央草拟了八路军与二十四军抗日合作协定十二条,现由我念你听,牢牢记住,尽快去雅安告诉刘文辉。如刘先生要记录可以,但记下熟记后需当场付丙,以免意外,今后就根据这十二条,双方都要遵守履行条约义务。”邹据此到雅安向刘文辉作了口头传达。

同月,潘文华约王若飞到重庆山洞潘昌猷别墅密谈,商定双方进一步配合行动的问题。

6月,周恩来为了争取地方军队团结抗日,保持共产党与友军的联系,经党中央批准,向龙云、刘文辉、潘文华部派出联络员,一是派王少春到雅安刘的二十四军处,并设秘密电台与延安直接联系。随王前往秘密电台的有译电员、王的未人秦惠芳,报务员杨作爱(1945年后为石励),一直工作到刘部起义,二是派钱松甫(仲仪)到阆中潘部,次年又派去钱的夫人江洪(李淑芳)任译电员。1945年7月,因潘怕担风险,南方局即令钱等撤回重庆。

冬,为了团结西南抗战力量,秘密筹组西南五省抗战政府。周恩来在重庆大阳沟范庄杨虎寓所,约刘文辉、杨耿光、杨啸天、章伯钧、邓初民和云南、广西的代表,计划筹建规模比福建人民政府还大的一个抗战政府,打算先设个筹备机构。根据刘文辉的建议,派邹趣涛在雅安设了个“雅属社会服务处”作掩护。

 

一九四三年至一九四四年

1943年,周恩来在重庆天官府街郭沫若家召见田一平,听取其汇报有关潘文华的情况,指示田要努力宣传党的团结抗战的主张,揭露蒋介石破坏抗战和团结的阴谋,加强川康大团结的工作,要让川军团结起来,坚持抗战的立场,并吸收川军中的优秀分子加入共产党。

这年和一九四四年六、七月间,刘文辉两次派杨家桢到重庆同王若飞会晤。王为刘分析了情况,出了主意。后由杨转告刘。

1944年六、七月间,刘文辉在重庆潘文华寓所同王若飞会晤。王对刘说,蒋介石集团是外强中干,如果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蒋就会知难而退;如果妥协退让,他就会得寸进尺直到把你消灭。

1944年冬,经张澜介绍,刘文辉、潘文华秘密参加了中国民主同盟。    

                

一九四五年         

2月,中共重庆工委派张友渔到成都做刘文辉的工作;帮助刘学习了解政治理论、国内外形势和共产党的方针政策达一个月之久,使刘思想认识有一定的提高。

4月,王若飞在重庆曾家岩召见杨家桢,说:“党重视与刘文辉的关系,我们对刘是抱有希望的,希望他能同我们一道前进。”并要杨不断做工作。

 

一九四六年

春,周恩来在重庆机房街吴晋航家,针对刘文辉徘徊不决的思想,恳切地对他说:局势无论如何演变,斗争总是不可避免的,对蒋介石一刻也不能放松警惕。现在是民主时代,望把西康的工作做好一些,以争取人民的支持。这使刘深受教育。

11月,刘文辉赴南京开会,蒋介石反共气焰嚣张,刘闻而担心。这时周恩来正要离开南京,知道刘的思想后,在百忙中又一次对刘进行工作,鼓励刘回去只要好好搞,赢得人民的支持,将来是有前途的,使刘受到鼓舞。

 

一九四七年

春,吴玉章、王维舟在离开重庆去延安时,还通知刘文辉,若有问题时,去找某某商量。

3月,中共中央决定暂时放弃延安。刘文辉此时对人民解放军能否取胜产生疑虑,对驻雅电台人员的供应减少到几乎断炊。周恩来得悉后警告刘:如果认为不需要,请你们买张飞机票送我方人员到香港,包括飞机票钱我们都会给你们送来。不久,我军收复延安。刘才改变了态度。

 

一九四八年

1月,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在香港正式成立,刘文辉被推为川康分会负责人,以杨宗文化名进行工作。

春,蒋介石派粮食部长俞飞鹏到成都,向邓锡侯要10万担军粮,邓推拖。事隔两日,蒋电召邓赴南京,借故撤掉他四川省主席一职,邓对蒋大为不满,

7月,蒋介石把襄樊被解放、康泽被俘的帐算在潘文华头上。10月,撤去他川鄂边绥署主任一职。潘对蒋十分气愤。

是年,张澜、李济深派杜重石从上海到成都,把张、李的密信送交刘文辉。

 

一九四九年

5月,中共中央军委决定,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主力和华北第十八兵团,在第一、第四野战军各一部配合下,准备进军西南。

6月,中共川西边临时工作委员会成立,并建立了川康边人民游击纵队,准备在邛崃、大邑一带配合解放军作战。

7月,熊扬传达上级指示,组建中共雅安临时党组,由杨正南负责,张安国分管组织,胡立民分管宣传和统战,并在刘文辉部办《新康报》以策动起义,迎接解放。

同月,中共川东地下党在重庆临江门45号召开党的负责人会议,分析形势,交换意见,决定加强对国民党军包括刘、邓、潘等地方军的策动工作。

同月,中共川东特委书记肖泽宽到南京向邓小平、张际春等汇报四川情况。华中局常委、人事部部长钱瑛,根据中央指示,在武汉集中川东特委、川康特委的干部,派往二野前敌委员会,准备随军回川。

8月19日,二野刘伯承司令员、邓小平政委下达“川黔作战基本命令”。

同月,云南省政府主席卢汉派卓立到雅安找刘文辉,联系起义事宜。刘表示同卢采取一致行动。

8月24日,蒋介石从广州飞来重庆坐镇。29日上午,在西南长官公署召开军事会议,妾图在西南一隅顽抗。刘文辉、邓锡侯亦参加了会议。

同月,二野情报处根据刘伯承、邓小平的指示,派遣一批敌工人员潜入四川国民党部队,进行瓦解敌军工作。黄实被派到邓锡侯、黄隐处进行策动。9月,又派周超(化名章浩然)到黄隐军长的第九十五军搞策动,在军直通信营设置电台与二野联系。10月初至11月,派来进行策反工作的还有朱德钦、林蜀秀、赵力钧等。

9月前后,王少春按党中央的指示,进一步做刘文辉的思想工作。刘终于明确表示要起义了,王便向中央汇报请示机宜。杨家桢也建议刘向周恩来请示今后的行动问题,陈述受蒋压迫,积怨难言,处境困难,只好暗做准备,已与邓锡侯等部约好决定投向人民,如何行动,请予指示。电报由杨拟就交王少春发出。这时,周恩来复电,大军行将西指,希积极准备,相机配台,不宜过早行动,招致不必要的损失。刘文辉此时与蒋展开周旋,等待时机起义。

10月,广州解放,李宗仁、阎锡山相继到达重庆。刘文辉、邓锡侯应李邀到重庆,共商西南防务大计。

10月下旬,王少春和刘文辉根据形势,商定了第二十四军起义的步骤和方法;研究了对付蒋介石的策略。刘对西康的军政做了重新部署后,即到成都联络邓、潘共同对付蒋介石,待机起义。

11月1日,第二野战军在刘伯承、邓小平指挥下,向西南进军。

11月15日,人民解放军解放了贵阳,拦腰斩断了国民党的“西南防线”。

11月21日,刘伯承、邓小平向西南四省国民党军政人员发出“四项忠告”,号召他们弃暗投明。

11月30日,人民解放军解放了重庆。蒋介石于当日拂晓飞逃成都,下午即在北较场召集张群、刘文辉、邓锡侯等军政要员开会,部署所谓“川西大决战”。

12月5日,周恩来电王少春:望即转告刘自乾(文辉)先生,时机已至,不必再作等待,蒋匪一切伪命不仅要坚决拒绝,且应联合邓、孙及贺国光诸先生有所行动;响应二野刘、邓两将军11月21日的四项号召;行动关键在勿恋成都,而要守住西康、西昌,不让胡宗南部侵入;万一窜入,应步步阻挡,争取时日,以利刘、邓解放军赶到后协同歼敌。

12月6日,二野刘、邓首长命令第三、五兵团主力继续西进,占领乐山、大邑、邛崃一线,切断胡宗南集团和川境之敌退往云南的道路,会同由陕入川之第十八兵团及一野第七军等部,围歼胡部于成都地区。

12月7日,刘文辉、邓锡侯在周恩来的催促下,同时在蒋介石的威逼下,离开成都,当日午后到崇义桥,于8日上午到龙桥,星夜赶到彭县龙兴寺。

12月8日,周恩来电刘(司令员)、邓(政委):“已电告我派驻雅安之王少春同志,要刘文辉派负责人携带密码呼波至前线找你们接头,建立直接电台联系。在未建立之前雅安台与京台每日通报两次,有报再经京台转你们。”

12月8日,中共四川地下党及二野派遣人员和各民主党派的人士先后到达彭县龙兴寺,从此,这里成了起义的指挥中心。

12月9日,国民党西康省主席刘文辉、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邓锡侯、潘文华率第二十四军、九十五军及二三五师在彭县通电起义。刘文辉于7日离开成都时,派一副官将已拟好的起义电稿送雅安其军参谋长杨家桢,并嘱杨待通知后,再交王少春发出。杨于11日才接刘电,在原起义电稿上加潘文华名,把发电时间填为9日,交王发出。

12月10日,潘文华从灌县到彭县参加起义的领导工作。

12月11日,周恩来电王少春,催促刘文辉行动,并要刘部守住雅安,如蒋胡大军压境,则应向雅安以南撤退,节节抗拒胡军南进。

同一日,各方人士在彭县龙兴寺举行会议,研究如何配合解放军歼灭胡宗南,开展政治攻势,以策动国民党其他部队的起义。为此成立综合小组,加强对上述工作的领导。

12月12日,二十四军代军长刘元瑄在雅安召开军政人员大会,举行起义仪式。西康省政府民政厅长代行省主席张为炯也通电宣布全省起义。

当天夜,驻守西昌的二十四军一三六师被贺国光部袭击,该部边撤边打,损失较大。

12月13日,中共中央电告刘(司令员)、邓(政委):刘文辉、邓锡侯及潘文华亥佳通电已转告你们,望注意了解他们的情况电告我们。

同日,驻成都市区的九十五军黄隐部向彭县转移。当晚,二十四军驻武侯祠的一个团遭到胡宗南部围攻到天明,因寡不敌众,除伤亡外,大都被俘。

12月14日,二十四军代军长刘元瑄等在雅安成立西康临时军政委员会(后改为临时军政会议),负责处理全省军政事务。

12月15、16日,胡宗南、王陵基约指挥10个团的兵力,分两路向雅安进逼,遭到二十四军的阻击。

12月18日,周恩来电告王少春转告张志和并转刘、邓、潘三先生,二野刘、邓来电转如下,我先头十七军与十军于铣日(十六日)攻占乐山、青神,正向西北发展中,战果待报。十一军、十二军今筱日(十七日)可到新津、彭山之岷江东岸地带,请以我占乐山、青神告少春。同时请转告刘文辉设法破坏通往西昌的桥梁。

12月21日,川鄂边区绥署副主任董宋珩和国民党第十六兵团副司令曾甦元在刘、邓、潘率先起义的影响下,率部4万余人什邡通电起义。

同日,胡宗南在新津召开军长会议,决定向雅安、西昌夺路突围,胡则于23日乘飞机逃往海南岛。

12月22日,解放军三十六师进到黑竹关附近,与二十四军取得联系,完全截断了成雅公路。

12月24日,朱德总司令复电刘文辉、邓锡侯、潘文华慰勉有嘉,恳切指示他们遵守“约法八章”和“四项忠告”,改善军民关系和官兵关系,为协助解放军和人民政府肃清残敌,建立革命秩序而努力。

当天之前,国民党第十五兵团司令罗广文派出代表贾应华(兵团参谋长)和二十兵团司令陈克非派出代表段成涛(二军副军长)到彭县刘、邓、潘部起义中心联系起义事宜,于24日两兵团即联合在郫县起义。

12月27日,之前,由于解放军在成都西南向胡宗南残部发起攻击,经两天激战,全歼李文兵团,成都于本日即告解放。

同一天,刘文辉、邓锡侯、潘文华通过雅安王少春之电台,向毛主席、朱总司令、刘司令员、邓政委、贺司令员报告他们组成综合小组,策动董宋珩、罗广文、陈克非、李振等部起义及二十四军阻击蒋军的情况。

12月30日,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兵团所部举行隆重的入城式,

贺龙、李井泉率部进入成都市区,受到刘文辉、邓锡侯和潘文华的代表及其他起义将领和各界人士、广大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

 

一九五○年  

1月1日,贺龙司令员在成都市商业街励志社,邀集在成都的部分起义将领和民主人士开座谈会,对起义人员弃暗投明深为嘉勉,希望大家今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多为人民做贡献。重申了毛主席“凡为人民做了好事的,人民是不会忘记”的指示。

1月8日,西南军政委员会在重庆成立,刘文辉被任命为副主席,邓锡侯、潘文华为委员。

1月11日,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兵团司令部、政治部召开欢迎成都外围及成都起义军官大会。贺龙司令员亲临讲话,向起义军官表示热烈欢迎,讲了对起义部队的改造方针,勉励大家虚心学习,改造自己,成为捍卫祖国的人民战士。

1月16日,中共西南局分别给中央与贺龙、李井泉、宋任穷、陈赓去电,对刘文辉、卢汉,邓锡侯、潘文华及所部的安排,提出了具体方案。

这年春,贺龙司令员在百忙中亲自做刘文辉、邓锡侯、潘文华、黄隐等将领的工作,向他们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政策,征求他们对工作的意见,关心他们及其家庭的生活情况。还亲自到刘文辉、邓锡侯家里看望他们及其家属。

1月23日,刘文辉致雅安刘元瑄、张为炯电,转告与贺龙详谈军政接管之事,向他们提出了具体的交接意见。

1月31日,贺龙致电刘文辉等,对率部起义、抗击蒋军进行嘉慰,并告刘:解放军将派廖志高政委、刘忠司令员来接管起义部队。

2月1日,解放军第六十二军在军长刘忠、政委廖志高的率领下进入雅安城,受到第二十四军起义将领和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

2月2日,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雅安军事管制委员会”,廖志高任主任,刘忠任副主任。

同日,解放军西南军区派出以黄荣忠为团长(后加派安以文为副团长)的第三工作团40余人到雅安,教肓改造起义之第二十四军。

2月中旬,根据我西南军区指令,第二十四军全部开到大邑整训。

3月5日,解放军川东军区派出军事代表到达起义之潘文华部二三五师,帮助教育改造该师起义官兵。

3月12日,我西南军区派出以段龙章为团长的第四工作团(初为30人,后又增加250人),到达起义之邓锡侯部第九十五军,进行教育改造工作。

4月,起义之第二十四军奉命配合解放军六十军围剿邛(崃)、大(邑)、崇(庆)西北地区的股匪。

6月13日,起义之第九十五军与人民解放军第六十军一七九九、一八○师及一七八师之一个团混编。原九十五军军长黄隐被任命为川西军区第三副司令员,原九十五军副军长谢无圻任一七九师长,原二二五师师长于戒需任眉山军分区第三副司令员,原九十五军副军长杨晒轩任川西军大分校副校长,原九十五军参谋长沈铸东任川西军大分校副教育长。

6月17日,起义之第二十四军与解放军六十二军合编。原二十四军代军长刘元瑄被任命为解放军六十二军副军长、西康军区副司令员,原一三六师师长伍培英任独一师师长,原一三七师师长刘元琮任一八六师师长,原该军参谋长杨家桢任西南军大眉山分校副校长。

6月20日,起义之第二三五师与川东军区部队混编。原二三五师师长潘清洲被任命为大竹军分区第二副司令员,原该师副师长何鸾任大竹军分区第三副司令员。

12月,合编入解放军之第二十四军及九十五军的部队,大部奉命出川,参加抗美援朝。